当前位置: ag亚洲亚游 > ag手机版客户端安装版 > 高博注册|漫谈停滞性通货膨胀——滞涨(stagflation)

高博注册|漫谈停滞性通货膨胀——滞涨(stagflation)

人气:1259    发布时间: 2020-01-09 08:11:51

高博注册|漫谈停滞性通货膨胀——滞涨(stagflation)

高博注册,文 | 陈思进

通货膨胀如果慢性长期发展,会造成物价上升、经济停滞,和高失业率同时存在的死气沉沉经济现象,称之为停滞性通货膨胀,简称滞涨(stagflation),亦称萧条膨胀或膨胀衰退,是一种很难治理的经济顽症。

经济停滞、失业和通货膨胀,是现代市场经济体系不可避免的经常发生的现象。但在“二战”前或战后初期,它们并不同时发生,而是在经济周期的不同阶段交替出现。经济停滞和大量失业只发生在周期性的危机阶段和萧条阶段,与此同时发生的是通货紧缩、物价普遍跌落。通货膨胀及物价上涨总是与经济繁荣和失业率减少同时发生。

进入20世纪70年代, 美国和整个西方世界普遍出现了经济的停滞、失业与通货膨胀并存的滞胀局面。

一旦陷入滞胀,政府很难依赖单一的货币政策来治理。如果采用紧缩的货币政策,提高利率,企业经营成本加大,会因为投资和消费不足使经济更加陷于停滞,甚至引发负增长;若为刺激经济增长而实行扩张性的财政和宽松的货币政策,降低利率,由于实体经济缺乏投资热点,失业不会得到缓解,过剩的资本将涌向虚拟经济领域,导致资产类价格暴涨,引发恶性通货膨胀。

而且,即便经过痛苦的治理,走出了滞涨,其负面作用可能留下严重的后遗症。美国的经历是一个鲜明的例子。

美国1974年8月福特就任总统时,“滞胀”现象已经出现。福特总统上台初期宣布通货膨胀为美国的头号大敌;同时,失业率在9个月内上升到了9%。美联储的宏观经济政策时紧时松,疲于应付,而经济却一直呈现出高失业、高通胀的“双高”特征。

1977年卡特政府上台后,为了降低失业率,开始实行刺激经济增长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导致1979年第四季度通货膨胀率上升至12.7%。1976年第四季度到1979年第四季度,在黄金价格和石油价格都迅猛上升的同时,美元不断贬值;gnp增长率从4.9%降为1.0%。这时公众对民主党政府及美联储的宏观经济政策失去信心,导致了共和党政府的上台。

以下是付费内容

如何解释“滞胀”的形成机制,西方不同经济学派的学者从不同的角度提出了自己的观点。

按照弗里特曼为代表的货币主义学派的观点,就政府政策而言,主要是宏观经济政策不当(例如中央银行使用过度刺激的货币政策,容许货币供应过度增长)、庞大的社会福利政策以及政府管制过度三大失误导致了“滞胀”的发生。因此,应对之道是:重新制定宏观经济政策并对社会福利政策和政府管制政策进行“逆向改革”。

1981年里根上台时,面临的是两位数的通货膨胀、高失业率以及超过20%的高利率。美国经济已经陷入衰退。

里根政府认为,造成“滞胀”这种经济困局的直接原因既不是由于国际性经济危机的连锁反应,也不是由于市场经济本身的失控,而是由于政府职能的过度膨胀。于是,里根政府以货币主义和供应学派的学说为理论基础,推出了“里根方案”。1981年2月,里根总统向美国国会提交了《经济复兴计划》这一纲领性文件。其所要采取的政策措施要点有三:

一是在宏观经济政策领域,加强货币管制,降低税率,压缩政府开支,减少财政赤字。在加强货币管制方面,要求美联储实施紧缩的货币政策。在减税方面,主要是降低个人所得税和企业税的税率,重点是削减个人非劳动收入的税率。

二是在社会福利政策方面“开倒车”,推行“逆向改革”,提出大幅度削减政府社会福利开支的主张。削减的内容涉及社会福利支出的约有两百个项目,如食品券、失业保障、新生儿家庭补贴、医疗保健、学生营养补贴、住房补贴、失业者培训等。

三是在政府管制方面加大力度继续推行自20世纪70年代开始的放松管制改革。其中撤销、放宽了包括能源、环境污染控制、生产安全管制、技术标准管制、企业购并、反垄断等方面的政府管制;把一部分管制权由联邦政府下放给州政府和地方政府;取消了民主党政府对工资和物价所实行的管制;1980年和1982年国会颁布新的银行法案,放宽对金融市场的利率管制。

“里根经济学”的这一套政策首先在降低通货膨胀率和失业率方面取得了明显的效果:消费物价指数在1983年以后大幅度回落,1986-1989年下降到3%~4%。同时,经济增长方面,1984年gnp增长高达6.8%,为战后之最。失业率1983年以后连续下降,从9.6%下降到1989年的 5.3%,为1973年以来最低。美国经济摆脱了“滞胀”,并为后几届政府带来“政策红利”。

从总体上看,里根上台以后,美国政府和美联储实际上实行的是一种“紧货币、松财政”的政策,里根上台以前的1980年,美国财政赤字为596亿美元;1982年已达1279亿美元,比1981年翻了一番,此后上升到2000亿美元左右。1992年又进一步上升到2400亿美元,为战后财政赤字最为严重的时期。如此庞大的赤字得以维持,在相当大的程度上依赖于发行国债,而当时日本等国资金大举进入美国金融市场购买美国国债,为其提供了有利条件。其负面结果是,使美国背上了财政赤字和国际收支逆差的“双胞胎赤字”,成为美国经济的毒瘤。

除此之外,在里根政府时期,美国经济在效率得到提高的同时,公平方面的损失甚大,广大中产阶级的绝对生活水平下降,只有占人口5%左右的上层社会收入上升。这使得共和党政府在1992年的大选中失败。

其中放宽对金融市场管制,一发而不可收拾。1999年12月,克林顿政府相当于把里根时期放松金融监管的一系列法案集合整理,通过了《金融服务现代化法案》,彻底废除了1933年订立的《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从此结束了美国金融机构分业经营的限制,开始混业经营,美国的金融市场进入了主要依靠自律监管的自由化新时期,种下了日后导致次贷危机以至全球金融海啸的祸根。

幸运农场投注